【教育老炮开讲】教培产业拐点已来,“新教培”业态何去何从?(2019.12.2)

2019年12月02日 11:19:49 来源:软云科技

2018年开始,中国教培产业开始发生质的变化。


教培产业时代在经历了“草莽时代”“工业时代”之后,“资本”与“科技”两个主角开始了实质性的登场,但若从宏观层面来看,教培产业自2018年至今真正唱主角的却是“政策”。


“政策”造就教培产业拐点,此语确不为过;“政策”源于时代判断,时代到底发生了什么?老炮儿不想在此大谈特谈,只想简单罗列一些标志性相关事件。



所有事件都不是偶然发生的

在经历了2016年生育高峰之后,中国新生儿数量连续两年下降,2018年的1523万人更是创下了10年来的最低值,同比下降11.6%,开放二胎政策并未给教育产业带来令人期冀的人口红利。


据国家教育部和各省市教育厅新闻分布数据统计,2018年到20195月,教育相关政策新闻剧增,远远超过2015-2017年的总和。表明2018-2019年是中国教育政策发布最多的阶段,而且一些重大实锤政策直接对教育产业产生了决定性影响。


1114日,教育部基础教育司负责人透露,全国36个大中城市超六成小学、超五成初中开展了课后服务;已有29个省份制定了关于建立中小学课后服务制度的意见。


教育部相关人士称“素质教育受培率明显提升”。


2019年秋季开始,在省教育厅、省电教馆的指导下,江西省全境49年级学生利用软云科技平台开启“智慧学习,精准减负”模式。

K12教育测量


南京中小学生减负政策引起社会热议,一篇《南京家长已疯》刷屏网络。


据智来时代数据,201878月份线上学习人数峰值达到800万人以上。


全国各地教培机构倒闭潮,预付费制备受质疑,北京海淀区多家机构联合签署退费承诺。


场租成本每年递增5%左右。


2018-2019年家庭教育决策人调研数据显示,母亲决策比例飙升至77.3%

......


这些事件链条都在陈述着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——传统教育产业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和机遇。



所有的模糊正在逐步确定

一、政策确定

2018年是政策密集年,2019年是政策实锤年。


大部分政策方向在2019年都进入到了确认阶段,全行业观望期已经结束,共同认知已经产生。


1.义务教育阶段是国家教育群体普惠阶段,主权在于国家。凡是涉猎到这一阶段的教育产业都必须站在辅佐的立场,做出战略性调整,尤其是文化课培训产业更需要在国家的严格规范下“戴着镣铐跳舞”,与体制内教育体系的差异化创造是企业运营发展的核心命题。


2.高考招生制度改革大方向已定,唯一的不确定性仅停留在执行技术层面上。这是中国教育最核心的改革,牵一发而动全身,据此而因应之,教育产业必须从战略层面高度重视,做出调整。


3.成长模式替代升学模式成为评价体系的导向核心,素质教育成为教育产业辅佐体制教育的热门赛道。素质教育的多样性和专业性是目前体制内学校力所不逮的,教育产业大有可为。


4.倒逼式教育减负使精准减负逐步成为社会共识,实操性机制将会在近两年显现,为教育科技类公司提供用武之地。


5.幼教阶段已成为准义务教育,去教材化和去资本化两大举措将深刻改变幼教产业生态,托育产业应运而生,而幼教阶段标准化之路机会颇多。


6.国际教育将会指标性发展,政府计划性国际校区域指标名额将引来国际校品牌争夺。


二、模式确定

长期以来,教育产业发展模式探索颇多,在政策确定、科技进步等诸多因素影响下,经过多年的实践发展验证,经市场检验存留下来的几种模式基本上获得了大家的认同,去伪存真,模式认同进入了相对的稳定期。


1.OMO线上线下融合模式:对传统教培产业而言,这既是一个传统改良模式也是一个趋势迎合模式。核心在于匹配消费习惯和降低成本,难点在于内容产出和基因改造,原有团队传统利益体系链条会成为巨大障碍,但时代潮流大势使这种改变成为必须,不得不为。


2.教育+直播模式:2014年是教育直播元年,经过多年的反复试错,基本上得到了结论性市场验证。


从目前市场成功案例来看,直播典范运用主要体现在两个版块。其一,高中阶段的直播大班课,以“高途课堂”为成功代表,成功原因在于名师锤炼和新东方基因;其二,艺术教育领域的艺术双师直播,以“小天鹅艺术中心”为成功代表,成功原因在于师课合一体系和轻加盟模式。


从目前市场失败案例来看,直播在以下几个版块中是运用不成功的。其一,线上一对一模式(含线上外教一对一),至今尚未形成足够的商业说服力,其盈利模型一直没有明显显现,主要在于教师单位课时收益没有倍增,学生主动学习动力不足,再加之教师群体的高松散性严重影响教学质量管控,很难形成教研品质,拓客及商务服务成本也居高不下,复购率较低,外教老师的师资审核及价值观管控都成为高风险指数。其二、义务教育阶段文化课名师直播教学方式被证明是一个伪逻辑。小学和初中阶段是没有学科名师的,这个阶段的学生最需要的是学习管理,而非名师效应,这一点大家可自己体会。


3.内容+工具的新加盟模式:传统的品牌加盟模式已经被时代和用户的理性所湮灭,任何没有工具系统和产品内容系统加持的加盟都是在耍流氓。


新加盟的特点是创造依赖性,这种依赖性主要是靠体系内容和承载工具来支撑的。比较典型的大致有三种企业类型:一是以通用性体系工具供给为产品,甘做众多教育企业背后的公司,比如说江西软云科技;二是以体系课程产品和直播平台为核心,为众多教育企业提供直接盈利产品,比如说南京小天鹅艺术中心;三是以内容和硬件为产品,辅以现代分销模式,以代理人直达B端和C端用户,比如iEnglish


4.以工具系统并联本地化同业异业的新场景模式:这是一种全新的思路和尝试,却是未来一种极具成长空间的确定模式。其核心在于本地化全场景并联,共同获客,共享共生。代表性企业为客渠邦,其详细模式以后会专门撰文详述。


当然还有一些模式在此不做赘言。


三、概念确定

在中国教育产业发展过程中,因应时代发展和政策调整,往往会产生一些流行概念,其中有真有伪,经过了市场的风雨考验,真伪概念也逐步被市场确定。


1.教育下沉市场——这是一个已被证实且迅速成为商业实际的真概念。教育下沉市场空间广阔,源于我国的宏观民生政策,教育扶贫、新农村教育品质升级、城镇化等一系列国家政策都对中国教育产业的下沉形成了核心赋能,这片蓝海足够遨游。


2.线上教育丛林法则——这也是一个正在变为现实的真概念。线上教育发展的这些年,自龚海燕的梯子网开始,烈士不断涌现,沧海桑田之后,只会余留巨头,大部分被资本鼓噪的线上教育公司终究会退出市场。互联网的核心功能是“索引”,线上深度学习之路尚远。


3.教育服务平台化——这是一个趋势化的真概念。各种线上细分教育和服务最终会入驻超级服务平台,任何单品线上教育的TO-C之路都不会走的顺畅,而所有的TO-BTO-G等都是渠道手段,最终指向都是TO-C


4.线上外教口语学习——这是一个典型的伪概念。在诸多语言媒介环境下,学好外语口语途径多多,真人外教不是刚需,尤其是线上外教的教学时长和教学质量都难以得到有效保障。


5.AI教育应用——这是一个亦真亦伪的概念。从战略上讲,是真概念;从创业上讲,是伪概念。人工智能在教育上的应用,更多的体现在职业教育和环节体验上,在基础教育中的应用还很遥远。学习方式变革有三个原则,一是看是否强化了学习者的自主性,技术是否替代了这种自主性。二是看是否强化了学习方式的互动性。三是看是否强化了学习者的创新品质。


AI教育适合教育巨头做战略性尝试,一般规模的教育机构和创业者就不要尝试了,静等风来即可。



结语

国家对教育产业的规范是好事,优胜劣汰,市场生态实际上是在优化。


新教培生态一定是共享共生的,合作共赢将成为教育产业生态的主色调。


不要总想着去扩张,你所在的区域已经足够大,比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大,把你所在的区域深耕到极致,你就是一个伟大的企业。


不要总想着去做你不擅长的领域,你怎么做都不如专业人士做得好,你要有一双善于发现和甄别的眼睛,选择伙伴合作就行了。


成功的标志并不是上市。


教育是个“半神”事业,情怀一定是要有的。


教育产业拐点已来,新教培业态已经形成,与同仁们共勉。